当前位置: 河兴门户网站 > 社会> 细化过程保护打消证人出庭顾虑

细化过程保护打消证人出庭顾虑

发布时间:2019-11-19 15:33:17 人气:2409

 

法律日报

不想出庭,不想出庭,不敢出庭...长期以来,刑事案件中证人出庭率普遍较低,这是长期困扰我国司法机关的难题,也是推进庭审实质性改革亟待解决的问题。

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第一刑事庭庭长严剑飞(Yan尖锋)在最近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证人不愿出庭作证有两个原因——出庭所需资金无法保证,他们害怕报复。

2018年9月,广州市扫黄办牵头组织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市人民检察院、市公安局、市司法局研究制定颁布《证人保护条例(试行)》,明确证人保护对象、启动程序和保护评估程序,构建系统合理的证人保护措施,将证人保护所需资金和设备纳入财政预算。

证人保护条例已经实施一年多了。通过实施各种保护证人的措施,群众敢于揭发和举报,敢于识别和作证。广州几个法院的刑事案件证人出庭率增加到3%左右。

提前完成证人保护

不久前,广州公安机关在处理李某涉嫌敲诈案时收集了相关证人的证词。

“过去,证人的证词被包括在一个大档案中。辩护律师检查档案时,证人的姓名、家庭地址、电话号码等。一目了然。当个人信息被披露时,证人有遭到报复的风险。”天河公安局的相关调查人员表示。

在本案中,根据证人保护条例,警方专门将证人运送到特定地点进行询问和取证工作,避免与案件无关的人员参与,并将证人的个人信息和证词材料与其他案件档案分开归档,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这种严密的保护措施已经延伸到审查、起诉和审判的整个过程。

我国证人保护的法律法规分别见于《宪法》、《刑法》、《刑事诉讼法》和《治安管理处罚法》。虽然有保护证人人身和程序的规定,但这属于事后救济。只有当证人的人身安全受到威胁,甚至受到重大伤害时,才能对侵权人采取措施。

“证人可能在审判之前、期间或之后受到报复的威胁。因此,证人保护应贯穿整个刑事诉讼程序。”严剑飞认为,对于不同阶段的证人保护,应当规范程序,统一标准。

证人保护条例系统地规定了调查、审查、起诉和审判阶段的证人保护。在每个阶段,相应的公安、检察院、法院等部门必须在前面审查证人保护的必要性,及时评估证人人身安全面临的现实和危险程度,并决定是否采取保护措施。一旦评估了证人保护的需要,将立即采取一套保护措施。

推广以试验为中心的方法

9月3日,广州大学计算机科学与教育软件学院谢某教授杀害了该校科研部主任罗某夫妇。此案在广州中学审理。专家作为证人出庭,证实了谢犯罪时的精神状态,并表明他负有全部刑事责任。

“证人的证词对于查明某些案件的真实情况非常重要。例如,在本案中,被告的刑事责任直接影响案件的处理。”严剑飞表示,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的核心在于审判过程的具体化,这与由证人代表的其他诉讼参与人在审判中发挥的重要作用是分不开的。

2016年6月,中央深度重组会议审议通过《关于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刑事诉讼制度改革的意见》,要求完善证人保护机制,依法对因作证面临人身安全等风险的人员采取保护措施。

广州越秀区人民法院受视频庭审的启发,利用相关数字设备为相关案件的证人设立了视频室出庭作证。有人试图引入微信远程视频作证。证人通过微信小程序现场进入审判现场,进行刷牙验证,并且可以不去审判现场作证。

广州市海珠区人民法院利用与公共候庭区隔离的候庭场所,让证人出庭作证,并利用与公共候庭区隔离的通道,直接进出法院,进入法院内模糊不清的专用座位。采取司法保护措施的证人和专家作证后,他们将被安排首先离开法庭。

变更住所和姓名、证人询问音像资料的技术处理、安排证人出庭的特殊渠道...证人保护条例引入的一系列创新措施完善了保护程序,进一步保障了证人的安全,形成了公安检察机关多方联合保护机制。

完善证人保护制度

尽管修订后的《刑事诉讼法》对证人保护的具体措施作了更详细的规定,但仍然存在证人保护的多重管理和分散实施的现象。

为了促进相关机关和职能部门不同保护措施的协调和趋同,《证人保护条例》规定了各部门的保护手段和措施以及各部门之间的协调机制。

证人保护规定明确,人民检察院应当在受理案件的同时办理证人保护与公安机关衔接的手续。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采取证人保护措施并提起公诉的案件,人民法院受理时,应当办理与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的证人保护衔接手续,确保案件不同阶段证人保护措施的连续性。

一旦证人因泄露而受伤,那些涉嫌保护不足的负责处理案件的人将被严肃追究责任。除了公安机关和检察机关各自的问责机制外,检察院还负责调查和监督。在审批逮捕过程中,发现应当保护的证人不受保护,或者发现滥用职权、违反法律法规适用证人保护措施的,应当依法予以纠正。

证人在履行出庭作证的义务后,其人身和财产安全能否得到保护?广州白云区人民法院尝试建立证人回访制度,特别是在黑恶案件中,办案人员通过电话、填写调查表等方式对证人进行随机回访,在证人人身和其他权利不受侵犯的情况下起到预防性保护作用。当证人的人身权利和其他权利受到侵犯时,应及时启动事后保护程序,以避免进一步侵权。(记者刘子阳张宁丹)

台湾宾果app 彩客网 吉林11选5 广东十一选五投注

上一篇:优质客运服务助力国庆长假
下一篇:累计覆盖居民19万余户 成都高新区引入垃圾回收银行推进生活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