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河兴门户网站 > 文化> 《牵风记》书写的“战地浪漫曲”

《牵风记》书写的“战地浪漫曲”

发布时间:2019-11-14 11:01:24 人气:1553

 

作者:晚上很酷

在2019年第十届茅盾文学奖获得者中,徐怀忠在90岁时成为茅盾文学奖最老的获得者。《风起云涌的故事》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军事小说,而是一部具有深刻现实主义质感和明显浪漫气息的小说。用许怀忠的话来说:“我不是直接反映这场战争,而是充分利用自己多年的战争和战场生活积累,把它编织成剥茧吐丝的生活氛围。我刚刚写了一个关于一名旅长、一名保安、一名参谋和一匹马的故事,这可以说是一个结合了我多年对战争的思考的浪漫故事。”在这一时期,战争时期军事生活的文化色彩、美好的思想和复杂的考验、艰难岁月中灿烂美丽的光彩、特定情境中留下的遗憾和悔恨,以及自然山川间美丽的人性温度闪现在作品中。

许怀忠在1947年写了三个字和一匹马的故事,当时晋冀鲁豫野战军挺进大别山数千英里。叛逃到延安的年轻学生王克宇在去太行中学的路上经过了“夜虎队”。因为古筝的“山溪”,他一起遇到了知识分子家族的首领。几年后,1947年,晋冀鲁豫军队挺进大别山,拉开了我们战略反攻的序幕。王克宇又见到了齐静,成为了他所在系的文化老师。

王克玉聪明、聪明、干净、优雅,是美的化身。她的小说导致了战争年代的一段起伏。代表团团长齐静是文职和军事人员。他优雅健谈。他雄心勃勃,前途光明。当浪漫而激动人心的战争爱情歌曲即将播放的时候,意想不到的紧急情况发生了,导致两人痛苦而悲怆。

骑兵信使曹水儿身材高大,力量强大,勇敢果断。他受到齐静的重视,也很受女性的欢迎。在漫天的火焰中,他经常失去控制,最终导致悲剧。

在生死之战中,王克宇、齐静、曹水儿等人的命运是如何演变的?那匹神奇体贴的老马怎么可能成功而无悔地死去?《领导风的故事》结合了现实主义和浪漫主义,以独特的方式描述了战争,探索了战争中的爱情和人性。

许怀忠于1945年加入八路军。曾任昆明军区宣传文化部副部长、解放军艺术学院文学系主任、解放军总政治部文化部长、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全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委员。从剧团成员到将军和部长,温义乌也经历了人生的起伏。

他是大别山运动的参与者。小说中的每个人,每个故事,尤其是细节,都有很强的历史真实性。从小说中,人们可以读到战争的历史、战略战术、军事战术和武器,并体会到作者丰富的军事教育。从成千上万张新面孔中,许怀忠捕捉到了他们声音、表情和表情的内容,并将其浓缩成小说的主人公。当他1947年进入大别山时,剧团的所有成员都去了当地工作。许怀忠从剧团成员变成了乡剧团的团长。经过生死考验后,他成了有价值的材料。

20世纪60年代,许怀忠以此为主题,创作了近20万字的《风的故事》雏形。然而,由于各种突发事件,这部小说的手稿被销毁了。这部作品已经连续创作了4年。经过不断的修改和润色,这部小说终于在50多年后满足了读者。许怀忠说,他对写作的追求是尽最大努力完成一个精彩的打击。

许怀忠说:“我正在写一个具有严肃宏大叙事背景的‘国风’战争浪漫故事。”事实上,没有人见过现实主义和浪漫主义如此结合来描述战争,也没有人见过在战争中探索爱情和人性的勇气。进入大别山数千里,拉开了我们战略反攻的序幕。过去,我们只看到它英雄的一面。通过《引领风的故事》,我们看到了为此付出的惨痛代价。这部小说不同于以前的视角,描绘了这场战斗中很少出现的其他方面。在《风的故事》中,我们不仅看到了一场大规模的战争,也看到了战争中的每个人。除了书中的主要人物之外,无论是小战士刘春·胡的真实表现和牺牲,还是常宝女儿的诬告和哭诉遗憾,国民党被俘参赞郭的奸诈算计和自杀决心...我们从个人身上看到伟大。面对考验,受害者有他们自己人性的弱点和伟大的个性。它们既普通又特殊,无数的它们构成了整个战争。

许怀忠说,他希望利用自己多年战争生活的积累,剥茧脱丝,营造一种激动人心的生活氛围。他希望作品中的文字能闪耀出中华民族五千年文化遗产的光辉。

1947年,晋冀鲁豫野战军挺进大别山,拉开了我们战略反攻的序幕。在这种背景下,王克宇热情地参军并参加了革命。他把自己的才华奉献给了军队的文化和宣传,但在他19岁的时候去世了。齐静是一名年轻干部,具有文化、思想、指挥才能和军队中进步最快的人。他在以前的战斗中没有输。这次他也赢了。然而,由于他对爱情的旧观念,他失去了真爱。他写了《银杏》,过了孤独的生活后去世了。曹水儿清正廉明,工作认真,忠于首长,对王珂的爱从未超越。然而,他的风格有其自身的缺陷,最终的结果令人遗憾。军马“坦草”是齐静的山。在战斗转移期间,他与每个人都结下了深厚的感情。他还有幸聆听了王克玉专门为其演奏的古琴音乐。他和她相处得很好。最后,他把王克宇的尸体放在银杏树的树洞里,死于疲劳。曹水儿是齐静的保安,也是谭造的看守人。他还护送受伤的王克玉穿过群山,直到他陪她完成最后的旅程。这三个人和一匹马之间的感情复杂而纯洁。每次你再读一遍,你都会感觉不一样。

这部作品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军事小说。在血腥的烟雾中,有美丽而奇异的颜色,人性的光辉在其中闪耀。主人公性格的多样性和丰富性得到充分展现,深刻的现实主义和新鲜的浪漫主义交织在一起。过去,军事著作强调血与火之间的战争。在这部作品中,血和火是背景色。背景色上,许怀忠发出“空弦声”——王克玉最喜欢的音色。“空弦音”可以说代表了书中描述的人性、爱情和美丽,发生在战争的残酷环境中。徐怀忠开创性的军事文学创作可以用美的标准来解释。

《前锋记》带来了更真实、更立体、更丰富的军事文学。战争本身,战争中的人性,是一个我们无法回避的话题,它在《风》中得到了更充分的表达。这是战争和人类作品的完整展示,这是一幅全景图。有战斗,友谊,爱情,忠诚,忠诚...有血有肉。战争中的人们是如此的多才多艺和复杂。面部化妆和纯粹的硬汉创造并不那么真实。许怀忠说:“不是说你经历过任何战斗,你可以毫无畏惧地进入造物。写军事文学有很多方法,我在写作上更谨慎。我是一个老作家。最大的挑战是完全释放我头脑中那些受限制束缚的东西,摆脱精神上看不见的枷锁和概念,抛开过去创造的惯例。我会尽最大努力写更多符合艺术创作规律的小说。我会自然、真实、自然。我会抛弃心中一些根深蒂固的障碍,忽略它们。”

关于书名,许怀忠原本想表达的是在敌人强大而我弱小的时候如何“拉动战争反击之风”。写作之后,回首往事,它被视为“个人写作转型之风”。然后它延伸到小说中的烈马,甚至更多地与“风牵马疾驰”的形象联系在一起。他说,在读者读完之后,也许每个人都会解读各种各样的条件并喜欢它。(凉爽的夜晚)

快乐十分 网络彩票平台 安徽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上一篇:规则调整增添赛车变数,WEC世界耐力锦标赛上海轰鸣
下一篇:论“套”卖1单70W!海尔智慧家庭国庆TOP10榜单公布